在线留言|网站地图欢迎光临潍坊鸿阳环保水处理设备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全国客服热线18763521588

网站首页

潍坊鸿阳环保水处理设备有限公司打造环保水处理设备行业知名品牌

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长江经济带发展要“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长江水污染治理在行动

长江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母亲河的生态保护是事关子孙后代的大事。为此,长江经济带发展要“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那么沿江各省近两年有什么举措?长江的生态环境有没有改善?这个夏天,中宣部组织了“大江奔流——来自长江经济带的报道”主题采访活动,来自中央主要新闻媒体和部分地方媒体的160多位记者参加。


这次长江经济带主题采访活动的起点是云南丽江,丽江位于长江上游,是世界文化遗产、自然遗产、记忆遗产的保护地。长江干流金沙江流经丽江段,有600多公里,还有大小支流90多条,这里水源的保护程度如何,无疑对长江中下游和生态的影响巨大。


多年来,丽江在保护金沙江的生态方面做了巨大的努力。长江第一湾的玉龙县石鼓镇,自上个世纪60年代起干部群众就自发在沿江种柳树,不但保护了堤岸和生态,还美化了环境。如今,350万株柳树已经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然而,对照习近平总书记对长江生态保护的要求,丽江也发现了一些问题,比如说农村一些地方垃圾随意堆放,为环境污染留下隐患。


通江河边的垃圾堆放点离河非常近,刮风下雨的时候垃圾有可能冲到河里污染环境。


这一问题被环保部门在督查时发现,提出了严厉的批评。


这件事暴露出当地在生态环保方面的薄弱环节。事情发生后,石鼓镇政府立即采取措施对垃圾进行了清理,对边坡进行植被恢复,县环保局也在玉龙全县开展了清污行动。


记者在村里看到,所有农户的垃圾都实行装袋清运处理,为了彻底解决在河边焚烧垃圾的问题,镇里还新建了一个垃圾处理厂,村民们也增强了环保生态的意识。


记者采访时,四川省的一家化工企业宜宾市天原集团正在拆除搬迁,这也是位于宜宾江边号称当地“五朵金花”的五大支柱企业中,最后的一个从江边搬迁的企业。由于企业地处长江边,无论是从自身的发展和环保的要求,早已经不适合在原有位置继续大规模生产了。市里也早在2011年就制定了搬迁计划,但由于拆迁费用、职工住房等问题,企业搬迁一直进展较慢。


“共抓长江生态大保护”,宜宾市近两年的一个重大举措就是彻底搬走江边的这五家化工、电子、发电企业,消除它们对长江污染的隐患。为了搬迁,市里专门筹措了50亿元,其中天原集团的搬迁就占了30多亿。


目前,天原集团新建的厂房有些已经投产,生产无污染的精细化工产品。而作为“老大难”的职工家属住房安置问题,当地结合危房改造等项目,在这次搬迁中得到了解决。


重庆是长江上游最大的城市,长江干流流经重庆的长度有近700公里,整个重庆市的8万多平方公里都包含在它的流域面积里,从重庆汇入长江的大小支流有上百条。这些支流的生态环境如何对于长江生态的保护关系重大,位于永川区的临江河就是其中的一条。


永川区因城区有三条河汇集,形如篆字的永字而得名。其中最主要的临江河则是长江的一级支流,贯穿永川全区。近年来由于城市工商业的发展,人口的增加和对城市环保基础设施的历史欠账,使得临江河也不堪重负。 


临江河的污染,不仅给全区的人民生活和城市环境造成了严重影响,也对长江生态的保护造成了损害。前些年也曾经治理,但由于力度不大,资金缺乏等原因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2016年下半年开始,永川区委区政府下了最大决心要开展临江河治理,彻底改变河道污染的状况,初步计划投资十七个亿。


这样大的资金量,仅靠财政投入显然不行,区里千方百计筹措,引入了社会和外地资金,但工程开工后要解决的城市管网设施落后老化的问题又遇到了障碍。


不仅老旧小区地下管网混乱,还有一些河道沿线的地质条件复杂,大大增加了施工的难度。


除了施工条件的困难,人为的因素也影响了施工的进展,在南大街街道开挖排污管线,难免对商户的生意造成了影响。一开始,有些商户就是不同意,致使工程停工。


对此工程指挥部、街道办出面做了大量的工作,使得商户们改变了看法,都表示要支持管网改造。


在克服了重重困难之后,临江河的治理,一年半以来取得了初步的成效。目前,通过清淤、清漂、截污、治理养殖、屠宰行业污染,农贸市场污染、小作坊餐饮业污染、河道补水、生态修复等十一项专项治理,累计整治1800多个污染点,清漂1130多公里,基本消除了城区黑臭水体。同时,老城区的雨污分流工程和城乡结合区的污水管网工程,已全部开工。农村乡镇二三级污水管网已完成施工二十公里,其它工程也在紧张进行中,临江河的面貌正在发生变化。


永川区临江河的变化,是整个重庆市近两年来治理长江生态环境的一个缩影。


据重庆市发改委介绍,重庆还以大数据智能化为引领来推动产业的转型升级。在循环经济、生态产业、旅游业、大健康产业等方面取得了很大进展。当然,也仍然面临很多亟待解决的问题。


重庆市发改委副主任王志强认为,现在整个长江流域还没有一个整体的补偿机制,长江九龙治水管理机制还没有根本性改变,相关法律相互衔接还有些问题,希望加快长江保护法的立法进程,为长江大保护提供有强有力的法律保障。


习近平总书记曾经痛心地讲过,“长江病了,病得还不轻。”这次记者们的采访看到了长江边积极的变化,也看到沿江生态环境的形势依然严峻。长江的病怎么治?还是得“用老中医的办法,追根溯源、分类施策”“既治已病,也治未病”。面对工业污染,企业该停工停工,该搬迁搬迁,倒逼着产业转型升级;面对生活污染,农村的垃圾处理要整治;面对城市排污,老化的管网要改造。这是一个系统工程,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也不只是政府和企业的事,长江边的居民们同样也需要改变不良的卫生习惯。众人努力,久久为功,才能换来一江清水向东流。


来源:央视网

www.sdhuanbaogs.com